空明体

风神call!!!

木成林second

扁鹊转头就把宿醉的醉鬼李白忘了。

他捧着药材兴冲冲的跑回他和师父的小药堂

“师父师父!”

扁鹊打开书房,里面空无一人。

大概是出诊了吧。扁鹊心想。

说不难过是假的,扁鹊蔫蔫儿的回到他的小房间开始复习药理。

日子过得很快,一个月了,扁鹊的师父依旧没有回来。

有些不想承认,但师父似乎不会再回来了。

整理整理了为数不多的行李,带上少量的药材。

扁鹊孤身一人离开了小药堂。

不能哭。
绝对不行。

师父已经教了我很多。

是时候该独当一面了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再说李白自从那日回到家中后,成天魂不守舍。

时不时的拿出那个小药囊闻闻,成日呵呵呵傻笑,旁人看来莫不是个傻子。

震惊! 风流倜傥李十二一夜惊变痴汉! 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!【划】

不如打着买药的借口去见见小医生?

方圆几里也不过就那一小药堂,李白吊儿郎当七歪八扭的一路高歌走去。

哟,门还留着呐。该不会小医生知道我要来吧!【痴汉】

“扁鹊!”

高喊着名字,李白推门而入。

屋子干净整洁,桌子那样零星散落着几些药材,散发着熟悉的味道。

捻起一味药材,李白放在鼻尖轻嗅,嘴角不经意上扬。

大概又出诊了吧。

心里想着,李白习惯性的想拿酒壶,可一摸腰间是空的。心里难免有些不舒服。

对啊,今天为了见小医生,可没带酒壶。

“对对对,为了小医生,得戒…”

李白一边若有其实的碎碎念,一边拉开一条凳子坐下。

就等着小医生回来吧。

李白趴着桌子闭上了眼,阳光慵懒地在他脸上投下睫毛倒影,丁达尔效应勾勒出光的轮廓。

评论(1)

热度(17)